主页 > 武汉 >

武汉市中心到底在哪?很多人都不知道!

  每当有人问到武汉市中心究竟在哪里?每一个武汉人都很难回答,究竟是江汉路、水果湖、汉街、光谷,亦或是国广、汉口火车站……

  好像这些地方都对,但都不绝对,武汉并没有一个地方,诸如北京、成都春熙路、西安鼓楼,那样绝对的中心。

  但武汉写字楼、商业体,被无数人诟病成“摊大饼”的城市建设,写字楼没个集中地,视觉上无法分出高下。

  汉口的老杆走在建设大道上,掰开手指头数:民生银行大厦、广发银行大厦、建银大厦、中信银行大厦……

  于是目光转头武昌,汉街有三千万豪宅,日不落户型,在写字楼上看下边窜动的人头,仿佛美国新兴富豪,这还不算市中心?

  亟待建成的武昌滨江商务区,已封顶的武汉绿地中心475米,砍不见了仍是武汉第一,四百多米俯瞰江景,一副法国的浪漫,只差入住喝红酒。

  结果对面武汉天地不乐意了,438米的T4,武汉天地的情怀,英国古典贵族的待遇,同样坐拥一线江景……

  原先长江两岸的格局,更与今天黄冈、鄂州相似,若展开一番黄冈、鄂州的中心讨论,对岸又怎会服气?

  更想不到现在的年轻伢买房子都买到张公堤外面,家里的老人会说,路途太远,还不如去黄陂前川镇上生活。

  而汉口伢挤在江边,利济路东南西北全是人;汉阳伢围着钟家村转,偶尔骑自行车去汉口;武昌是司门口一片、是武钢一片,今天繁忙和平大道,当年搭个帐篷能睡觉。

  再加上武汉以厂为单位,国棉厂混龟山,肉联厂混堤角、无线电厂混台北路、橡胶厂混三眼桥……更别提什么汉阳造纸厂、武锅、武船,太多太多。

  刚到武汉的同学,下了高铁上地铁,等直面光谷转盘的时候,在脑海中大喊,“不愧是宇宙中心,这辈子第一次见这么多人。”

  怼上一句你们那后起炒作的房价,地段优越感,完全不屑,你们那不叫发展,叫炒作的身价,这就跟北京住四合院的一个道理。

  然后老杆们看着江汉路变了。江汉关后边的房子辣眼睛,放假人流让人窒息,原来散步钓鱼的滨江公园,过节灯光秀人挤人,连武汉关的轮渡都涨到了十块钱……

  江汉路的老杆哭了:“拐子,我这不是武汉市中心,你们还是去汉街吧!”,“放假千万莫来武汉!如果来,请去武昌,武汉大学、东湖、汉街三日游谢谢!”

  之前是比着高,一个606不够636,一个看对面636自己要707,现在汉口武昌,砍也要砍成一样,一眼看去,汉口滨江、武昌滨江都是475米,你说哪边是中心?

  但面对武汉如此建设,从未来过武汉的知名经济学家史蒂芬·霍尔说:你们武汉这是想一口吃成大胖子。

  的确,武汉发展的野心从来都不是修建一个绝对的市中心,而是整个武汉都是市中心,三环外的经济开发区各有定位,三环内的写字楼遍地开花。

  扁平化发展,没有绝对的中心,每个片区都能找到合适自己的工作。杜绝发生像北京那样,在国贸工作,却住在西五环的情况。

  就算是个程序员,家住汉口北,却在光谷软件园上班,每天开车上三环……上班时间也能控制在一个小时内。

  城市建设不可能一蹴而就,以至于城市魔幻主义的落差在武汉很明显,几十层的写字楼上办公,下班拐到附近城中村吃吊角美食。

  嫌弃对面不够现代化,掉武汉底子,然后自己跑到吊角吃起来,真香,等到要拆了又开始暗骂,偷偷问老板要搬到哪儿去。

  可能是因为吃得开心,可能是交通方便,也可能因为“老子住青山,老子就觉得青山是武汉市中心,你要莫昂。”种种原因不一而足。

  等这些为人热情、脾气急躁、心肠又好的武汉人,走到一起,去争论自己心中的市中心,还是蛮有意思的。

  一边互喷一边增进情谊,随手拿出小本本记一下对面的吃喝好店,反正最后也争不出第一,让不服周的武汉人多一个谈资也很有趣啊。

责任编辑:admin
本网登载的内容版权属淮北新闻网所有。未经事先协议授权,任何个人及单位不得转载、复制、播出或使用。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