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武汉 >

离开武汉的500万人:他们是谁?他们去哪儿了?

  1月26日晚,湖北省召开新型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,武汉市市长周先旺介绍,受春节和疫情的影响,目前有500多万人离开武汉,还有900万人留在武汉。

  目前全球各地发现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,绝大多数为武汉输入型病例,离开武汉的500万人去向备受关注。

  武汉是湖北省省会,作为近代工业的发祥地,武汉的工业门类非常齐全,有着配套完备的工业体系,因此,武汉对周边城市的辐射力很强,与周边城市形成的武汉城市群,是一个紧密互动的城市群。周边城市在汉工作人群,是一个庞大的群体。

  根据百度迁徙推出的武汉迁出趋势图,我们发现,1月23日武汉封城前一天,即1月22日,离开武汉的人流最多,以这一天的迁徙指数为样本,我们可以看一下这些人去了哪里:

  武汉周边的湖北省内城市,为主要流向,占比为71.46%。再进一步细分为:孝感(14.56%)、黄冈(14.08%)、荆州(6.11%)、咸宁(5.18%)、鄂州(4.68%)、襄阳(3.53%)、宜昌(3.45%)、黄石(3.42%),荆门(3.17%)、恩施土家族自治州(2.99%)、仙桃(2.82%)、随州(2.52%)、十堰(2.14%)、天门(1.93%)、潜江(0.88%)。

  记者又同时取样了1月9日与1月18日两天的数据,经过计算发现,这两天,湖北省内城市吸纳武汉市流出人口比例,分别达到68.36%和69.77%。

  综合以上三天的数据,可以这样来推测,1月从武汉流出的人口中,70%左右的人流入的是湖北省内城市,这与连日来湖北省确诊病例的属地完全吻合。目前,除了武汉之外,湖北省内城市报出的确诊病例最多,特别是武汉流出人口最大的两个目的地黄冈和孝感,截至1月28日12时,分别为213例和173例。

  2019年期间,湖北省会副主任、华中师范大学教授周洪宇接受记者采访时谈到,武汉是华中地区最大的城市,对周边省份辐射力强大。而武汉城市群与周边的长株潭城市群和环鄱阳湖城市群,互补性很大,这使得武汉与周边省份的经济活动和人口往来都十分活跃。

  周洪宇举例谈到,湖北的汽车制造业很强大,这一体系所需的产业配套,也辐射到了周边省份,形成了很强的互补性,进而吸纳了巨量的外来人口,那么这些外来人口,也在今年的春运前后,进入了集中返乡时段。

  湖北省内之外,根据百度迁徙数据,流出武汉的人口,主要流向了相邻的河南省、重庆市、湖南省、江西省,安徽省,其次为一线和新一线城市(取数为流出目的地前50位城市)。

  例如,与湖北接壤的安徽省省会合肥,接收武汉外出人口比例较高,日平均占比达到0.47%,仅次于北上广深、长沙、重庆、郑州和成都。

  从趋势图上可以看出,除了离武汉较近的重庆、长沙之外,其他城市接收武汉外出人口,均呈现出明显的前高后低的趋势,1月15日后,接收武汉人口占比明显减少。

  对比湖北其他城市吸纳的武汉人口占比,可以推测,后期武汉流入远距离城市人口少,流出人口集中在湖北省内和周边省份。这基本可以判定,这部分人口为务工返乡人流。

  特别是在武汉市宣布“封城”的第一天、即1月23日,73.66%的武汉人流向了湖北省内城市,其次是相邻的河南省(2.77%)、湖南省(1.74%)、安徽省(1.12%)、重庆市(1.00%)以及江西省(1.37%),当天流入北京和广州的人流占比均为0.36%、上海为0.31%、深圳为0.37%,成都为0.21,均小于日均值。

  通过百度迁徙数据显示,这些地方包括:河南省的信阳、南阳、驻马店、周口、商丘、漯河;安徽省的阜阳、六安、安庆;湖南的衡阳、岳阳和常德;江西的九江、宜春等。这些地区皆位于中部省份的非省会城市。

  以1月22日数据为例,这些城市吸纳武汉外出人口分别为:南阳(0.77%)、驻马店(0.66)、岳阳(0.58%)、九江(0.50%)、安庆(0.50%)、周口(0.42%)、常德(0.40%)。

  而1月9日,从武汉流向周边省份劳务输出大市的人口也很多,分别为:信阳(1.16%)、南阳(0.57%)、九江(0.50%)、岳阳(0.44%)、安庆(0.39%)、周口(0,36)、阜阳(0.31%)。

  再看1月18日的数据,分别为:信阳(1.35%)、南阳(0.70%)、驻马店(0.68%)、九江(0.57%)、岳阳(0.54%)、周口(0.46%)、常德(0.37%)、阜阳(0.34%)。

  以安徽目前确诊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为例,安徽省疾控中心在1月25日召开发布会宣布,安徽的疫情呈现出“一快三高”德特点,即确诊病例增长快、农村占比高、中老年占比高、商业服务业人员和农民工占比高。具体数据显示,按现住址分类,农村病例48例,占到总数的80%,按职业分类,商业服务15例,占25%,农民14例,占23.3%,干部职员和餐饮食品业各5例,分别占8.3%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在湖北相邻的省份中,陕西吸纳武汉流出人口最少,只有西安一个城市位居武汉人流入地前50。从中也可以分析人流的构成,陕西截至1月25日已公布的15名患者,均为输入性病例,其中8人为长期在武汉或湖北工作和学习。

  除此之外,不要忘了武汉是华中地区体量庞大的工商业城市,是九省通衢的枢纽城市,这样的城市特质,决定了武汉人口的多元性。

  多年生活于此的易中天曾这样形容武汉:“一线贯通,两江交汇,三镇雄峙,四海呼应,五方杂处,六路齐观,七星高照,八面玲珑,九省通衢,十指连心。”

  武汉作为新一线城市,与一线城市和新一线城市,有着较强的经济互动往来。作为商业中心和科教中心,其辐射作用就不止于周边城市和周边省份,基本不受空间距离的影响。反过来说,流出武汉的商务人士,流向更加多元,更加复杂。

  具体到城市来看,北上广深四市中,1月1日至今,流入北京的武汉人口最多,日平均值为1.19%,其次为上海(0.86%),广州(0.67%),深圳(0.65%)。

  1月1-26日,离开武汉人口流入一线城市比例图,数据来源于百度迁徙;1月9日的上海和深圳,1月10日的上海是武汉迁出目的地排名前50开外的城市,故取值为0

  15个新一线城市中,除却与武汉人流较少的青岛和沈阳之外,其他13个城市中,1月1日至今,离开武汉的人口,流入长沙、重庆和郑州的比例最高,日平均占比分别为1.22%,1.19%,0.64%。

  作为华中地区的科教中心,武汉拥有80余所高等院校,在校大学生120万,武大、华科、华师、中南财经等高校,吸纳了全国各地的学生。1月9日到1月13日,这些高校陆续放了寒假,来自的大学生寒假返乡,形成了强大的学生流。

  除此之外,浙江省的台州、温州和金华,河北省的邯郸和石家庄,江西的南昌,福建省的福州和泉州、广西的南宁、贵州的贵阳、海南的三亚、黑龙江的哈尔滨和吉林的长春也出现在1月武汉外出人口前50目的地之中。

  浙江为什么比例偏高呢?武汉作为商贸物流发达的工商业城市,商业发达,交易活跃,其中的浙商是这个城市的一个重要群体。

  1月27日,浙江省卫健委在疫情新闻发布会上表示,浙江省在武汉经商、学习和工作的人员较多,目前浙江省发病数最高的温州台州地区,也是浙江在武汉经商人员最多的地区。

  这样的特征,也与当前的确诊病例高度对应。截至1月28日0时,浙江省确诊病例128例,病例数居于前三的城市为温州(32例)、杭州(27例)和台州(22例)。

  武汉是一座充满活力的消费型城市,武汉人爱玩儿爱逛,也是出了名的。2019年12月,携程的一项数据就显示,“北上广”居民和深圳、南京、杭州、成都、天津、武汉、重庆等地居民成为春节出境游10大客源城市。

  每年春节前夕,武汉都会形成旅游客流的流出高峰,这些游客很早就做好了旅游过年的打算,根据往年惯例,他们出行集中在1月20日前后,也就是说,在“封城”之前,他们大多数已经跑出去逛世界了。

  例如,西安作为春节期间旅游热点城市,就是武汉人的旅游目的地之一。此次陕西省确诊的输入型病例中,就有举家去陕西旅游的人。

  记者还注意到,喜欢自驾旅游的武汉人,最远到达了内蒙古最北部的满洲里。内蒙古第一例确诊的输入型病例,就是家住武汉市的一家人,他们19日从武汉市出发,21日自驾到达内蒙古满洲里市。

  除了国内游,出境旅游也不遑多让。之前,第一财经日报根据天河机场出港航班的出港座位数数据统计得出,12月30日至1月22日,武汉出港航班量最大的是香港(7078),其次是澳门(6145)、台北桃园(3696)、高雄(2698)、台北(1121)。

  海外旅游呢?武汉出发运量前十的目的地分别为泰国曼谷、新加坡、日本东京、韩国首尔、日本大阪、泰国普吉岛、马来西亚沙巴、越南胡志明、美国旧金山、阿联酋迪拜,其中,前往泰国的航班运量最大,武汉市内两个机场的座位数超过2万。

  所以,目前海外国家的确诊病例中,泰国最多,截至1月16日下午,泰国确诊病例8例,1人为泰国籍从武汉旅游返回泰国确诊,其余皆为从武汉出发到泰国旅游的中国游客。

  最后说一点,武汉作为九省通衢的枢纽城市,很多旅客会在武汉中转,无论是从武汉天河机场的空港中转,还是汉口火车站等铁路港中转,中转人群也是不可小觑的一股客流。关于这部分人群的数量,尚没有数据可以细致分析。

  不过,此次的确诊病例中,也出现了武汉中转的案例。例如,辽宁省的第二例输入型确诊病例,便是一位在湖北省仙桃市工作的人士,他13日乘飞机至沈阳,途中只在武汉天河机场停留了2小时。

  根据以上的数据分析,离开武汉的这500万人,绝大多数为春运开始后各种务工流、学生流以及商务流的正常返乡。1月23日封城令下达后,有媒体报道称,近30万人赶在10点以前离开了武汉。

  即便如此,1月23日离汉的这30万人,也有相当一部分是计划中的离汉人群,并非突然离汉。可以这样说,他们都是在浑然不觉中离开武汉的。

  而不论何种情况,这些离汉的“武汉人”,都在各地开始了溯源和追踪,他们的遭际,也成了近几日的热点话题,祝愿他们在外一切安好。

责任编辑:admin
本网登载的内容版权属淮北新闻网所有。未经事先协议授权,任何个人及单位不得转载、复制、播出或使用。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