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政事 >

为公立医院改革“立柱架梁”:明确政事分开、

  现代医院管理制度是基本医疗卫生制度“立柱架梁”的关键制度安排,对于处理好医院和政府关系,实现政事分开、管办分开,更好地满足人民群众就医需求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——

  公立医院综合改革是深化医改的“重头戏”。国务院办公厅日前印发《关于建立现代医院管理制度的指导意见》(以下简称《意见》),为公立医院运行机制和治理机制构建了清晰体系。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、国务院医改办主任王贺胜和部分公立医院院长7月26日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指出,现代医院管理制度是基本医疗卫生制度“立柱架梁”的关键制度安排,对于处理好医院和政府关系,实现政事分开、管办分开,充分释放医院活力,更好地满足人民群众看病就医需求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。

  建立现代医院管理制度,就要合理界定政府和医院的责权关系,调整权责缺位、越位、错位的状况。王贺胜表示,过去政府对公立医院是九龙治水,公立医院的所有权和经营权界限不清。《意见》以问题为导向,明确了建立现代医院管理制度要坚持政事分开、管办分开的基本原则。落实政事分开,核心是厘清政府和医院的权力清单。政府把主要精力放在管方向、管政策、管引导、管规划、管评价上来,该放的权要放、该收的权要收,医院依法依规享有自主经营管理权。在权力范围内开展活动,提供医疗服务。落实管办分开,核心是厘清举办和监管权力清单,举办权集中到政府,监管权落实到相关部门,实现权责明确、权责一致。

  王贺胜说,《意见》明确了政府对公立医院的举办职能,列出政府的权力清单,包括行使公立医院举办权、发展权、重大事项决策权、资产收益权等,审议公立医院章程、发展规划、重大项目实施、收支预算等等,制定并组织实施区域卫生规划和医疗机构设置规划。充分调动医务人员的积极性,实行管理和科学决策,最大限度地释放医院的活力,提高医院的运行效率,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,全心全意为人民健康服务,增进人民健康福祉。不过,公立医院必须接受政府的监管。王贺胜认为,《意见》也明确了政府对医院的监管职能,列出了监管清单。

  针对《意见》特别强调,各级各类医院应制定章程,将制定章程作为医院建立现代医院管理制度的重要抓手,北京协和医院副院长杨敦干表示,由于制度建设缺失,目前大多数公立医院没有章程,一些医院在改革发展中迷失了方向,盲目扩大床位规模,脱离实际发展,甚至出现大处方、大检查,加重了群众就医负担。

  中日友好医院院长王辰表示,提高医院管理水平,实现社会效益与运行效率的有机统一,是建立现代医院管理制度的重要目标。基于此,《意见》首次提出各级各类医院应制定医院章程,明确了医院决策机制,强调发挥专家治院作用,要求健全以职工代表大会为基本形式的管理制度,强化了医院管理的医院医疗质量安全、人力资源、财务资产、绩效考核、人才培养培训、科研、后勤、信息8项核心制度,强调加强医院文化建设,全面开展便民惠民服务,是一个系统、全面的战略指导文件,必将极大提升我国医院的现代化管理水平。

  加强党建工作,坚持党对公立医院的领导,是《意见》的又一突出亮点。王贺胜认为,建立现代医院管理制度是一项开创性工作,必须加强党的领导,把党的领导融入公立医院治理结构,充分发挥公立医院党委的领导核心作用,把方向、管大局、保落实。

  王贺胜说,《意见》将加强医院党的建设作为现代医院管理制度建设的一项重要内容,明确要求要全面贯彻执行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,确保医院改革发展正确方向,坚持党管干部、党管人才,确保党的卫生与健康工作方针和政策部署在医院不折不扣落到实处。要全面加强公立医院基层党建工作,推进党组织和党的工作全覆盖,建立健全医院内设机构党支部,选优配强党支部,把党支部建设成为坚强战斗堡垒。

  北京同仁医院张罗表示,要坚持把党组织活动与业务工作有机融合,防止“两张皮”。具体而言,公立医院党委要发挥领导核心作用。在决策程序上,有关医院发展规划、“三重一大”(重大事项决策、重要干部任免、重大项目投资决策以及大额资金使用),以及关系到医务人员切身利益的重要问题,都要经过医院党组织研究、讨论和同意。此外,要把党的领导贯彻到医院的组织架构当中去。以同仁医院为例,兼任医院副院长,所有党委委员都是医院院级领导或中层管理者。最后,要在医院的内设机构中建立和健全党支部,要选优配强党支部,发挥党支部的核心作用,在日常工作当中充分体现党支部的坚强战斗堡垒作用。(经济日报·中国经济网记者 吴佳佳)

责任编辑:admin
本网登载的内容版权属淮北新闻网所有。未经事先协议授权,任何个人及单位不得转载、复制、播出或使用。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