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观点 >

中英教育理念咋就差这么多?这篇分析超强啊

  英国小学设公立及私立,公立约占93%,但仅占全英7%的私立学校的教学质量远胜于公校,是英国获得教育全球性赞誉的主体。相对于中国重点关注学习及考试成绩的应试教育,英式教育内涵广泛,包括功课、体育及培养社交能力(如与人为善、参与社会活动等)。

  作为在英国工作生活了十三年的中国人,《金融时报》专栏作家何越眼中的英式教育与中式教育主要有以下不同。

  尤其是公校。很少会有家长配合学校,合力甚至加码督促孩子学习。与之相反,许多家长认为学习是学校的事,与己无关(亦有家长以督促孩子学习为主业,但是少数)。

  我第一次听到这种观念,是在去年保守党年度大会上,当时坐在我身旁的英国大学学院工会(UCU)主席罗伯特•古德费洛(Rob Goodfellow)告诉我:工薪父母上了一天班,很辛苦。如果回家还要管孩子的学习,太不合理了。

  此言让我大吃一惊!英国大学学院工会可是英国最大的高等教育机构工会,工会成员(大都是高校教师及员工)逾十一万人,可以想象这些会员大多会持同等看法。此后我还就此问题无数次问过英国父母及教师,答案均类似。

  英国教师没有中国教师的权威,学校只类似一种提供教育服务的机构,学生权利很大,对教师缺少尊重,更不要说遵从。如果学生对教师不满,告知家长,家长再去学校或政府投诉,这位教师就会有麻烦,甚至失去工作。

  《每日电讯报》曾发表题为“Fearful teachers blamed for children running riot”(学生课堂胡闹,怕事老师受指责)文章,这种情况在中国不太可能发生。其文中大意是:英国课堂纪律混乱,老师心有余悸,不敢管教学生,因为他们相信如果管教学生,会对学生造成压迫。

  《经济学人》(Economist)杂志中国事务主编麦杰思(James Miles)在中国生活二十多年,他曾告诉我:他的孩子们回到英国后,发现英国课堂纪律乱糟糟,比起中国课堂差远了。

  英国目前流行的教育理念是:每个孩子起跑线不一,发展快慢不一,一般要到中学后才能看出真正水平。所以在小学阶段,任由学生自行发展。具体表现是:

  采用mindset approach,即全班按水平分成若干小组,如:学习好的一组,中间的一组,差的一组。

  去年英国引入上海数学法,一大学习要点就是学习中国的mastery model , 即大课堂,全班统一进度。这一中国人熟知的教学方式,于英国人很新鲜,目前亦很有争议。

  是否该做作业,或者该做多少,在英国亦很有争议。Janine Ashman是英国St peter School, Portishead的副校长。她告诉我:做作业的多少与成绩不挂钩。不是说作业越多,成绩就会越好。

  她还说: 之所以少(不)给学生派作业,是尊重家长的意见。因为有家长认为,作业应该在学校里完成。她承认学校应该鼓励学生work harder(更用功地学习)。

  这种思维在中学也很有市场。我从前在私立中学Clifton College的同事Emma Cordwell几周前告诉我:学校新来的校长非常反对做作业,所以她所在的语言系把平时划给其他学科作业的时间拿来自用了(每个学科老师不能随心所欲地布置作业,学校规定各学科每周哪几天可以布置作业,且时间一般不能超过三十分钟)。

  其弊病在于:没有考试的检验,孩子的水平,往往只凭教师的一纸报告;加上没有留级设置,差组的孩子跟着全班一起升级,每况愈下。

  教师根据教纲,随意选择教法与教材。英国教科书的出版是商业行为,政府无权干预;此外,课书概念长期收到社会质疑,认为束缚教育自由。

  我从前在私校教中文时,教材选择完全随我个人意愿。我家七岁大女儿今年读二年级,我完全没办法知道她在学校学了什么,一来没有教科书,二来基本没作业(除了每天的阅读,每周三有一页纸的数学作业)。但这符合之前所述的家长与学校的关系:学习是学校的事,家长没有义务与责任,所以自然没必要知道;当然如果家长愿意帮忙最好,不过学校不敢强求。

  英国学校不设排名榜,学生只与自己比较。好处在于学生不管成绩好坏,都相当自信,家长从老师那里听到的都是满口称赞;弊病在于造成孩子盲目自信,缺乏追赶动力。

  英国社会相信这有助于建立孩子的自信。我家大女儿在幼儿园和学校从未听过批评,我初当妈妈时,亦曾追从鼓励法,无论她做的好坏,都给予夸奖。

  她五岁时我第一次批评她,如同听到外星语言,她下意识反应道:“妈妈,you are not encouraging(你不够鼓励性)!”然后开始泄气,下意识抵触。那是我第一次意识到:必须停止一味夸奖,否则孩子将对批评完全没有接受力。

  长期以来,中国较为推崇英国教育,认为后者轻松、欢乐、保护学生独立性与创造性。而在我看来,其在体育及社交能力方面的教育值得中国学习,但其课堂教育也有弊端,部分英国学生获益,但亦有部分学生成为受害者。英国社会为此多年争吵不休,只是个中顽疾(尤其是公立学校教育)并未被中国读者所察。

  开欧洲首家全面使用中英双语教学之先河,英国私立小学Kensington Wade Prep School(肯辛顿韦德预备学校)去年秋季在伦敦正式开校。戴雨果教授(Hugo De Burgh)是该校董事局主席,也是英国威斯敏斯特大学中国传媒中心主任,其主持的六集电视记录片《你所不了解的西方故事》曾在央视新闻频道播放。

  与其他把中文设为一门外语的私立学校不同,肯辛顿韦德预备学校不单单只是教学中使用中文,教学法也借鉴中式。这是继英国政府引入上海数学教学法后,英国私资机构引入中式教育的新尝试。为此,我采访了戴教授。

  戴雨果教授:我希望英国学生从小就开始学中文,这样他们就会自信且乐意去融入中国圈子,交中国朋友。

  戴雨果教授:即Immersion method,中英文各半。中国老师要用中国话及中国教学法,英国老师则用英语及英式教学法。但我猜英国老师可能会被中国法影响,如同英国使用上海教学法后,教学效果有提高。

  戴雨果教授:我希望所有学科都采用。因为中国教育的一个强项是全班统一步调。 英国长期以来都在批评英国教育:太松、过于强调个体独立性、不严格,所以我希望用中国法提高英国法。

  戴雨果教授:我去中国小学看到,课堂管得很严,可气氛愉悦,孩子们看起来不会不开心。老师教学严格有效率。当然我明白中国很大,每个学校不一样。

  戴雨果教授:对于小孩子,重要的是他们开心,且愿意学。所以不能对他们采取严厉的方式,开心必须第一位,他们才会乐意学。要找到平衡点:既要严格,小孩也要开心。

  戴雨果教授:是的,实在过分了。我的孩子读的是公校,总是受表扬,最后是我女儿遭罪。因为她并没有老师说的那般优秀,以至于读大学时她必须加倍用功——她自以为很棒,可到了大学发现并非如此,这让她很惊讶。原因在于中学实在管得太松,要求太低。我曾在诺丁汉大学教新闻,全是英国学生,可他们的英语和历史非常差,我必须给他们补英语和历史课。

  戴雨果教授:因为大学标准太低。许多名牌大学被批评,说招收的公立学校学生比例太少,可这是因为私立学校的学生强多了。这不应该,以前不是这样的。像前首相撒切尔和希斯,都是公立语法学校出来的。

  戴雨果教授:你说的是平等主义(Egalitarianism),即无论能力大小,都享有同样权利。此大约在上世纪60年始流行。很大程度是因为工党的推动,且许多教师都是工党成员和工会成员。但这种有弊端。

  戴雨果教授:学生需要被指引,但不是高压形式,需要沟通和讲道理。如果孩子爱或者尊敬父母,会更愿意听从家人建议。但这在英国很难,因为同学的影响远大于父母。其他欧洲国家,如法国、意大利西班牙都不会如此。英国学生离开学校后,往往会抛弃家庭。如果他们的同学吸毒或过早有性生活,他们就会模仿。

  戴雨果教授:千百年来,英国人对孩子的态度很超然,这是传统。或者说家庭关系不太亲近,英国人不把家庭当作one unit(一个单位),和中国很不一样。古时候,孩子七八岁时,父母说:“你自己做决定吧”,然后农民把孩子送到另一个农场,贵族则把孩子送去另一个城堡……

  而中式教育也有可取之处。如果说中国式教育走入了极端,过度严苛;英国则反向而行,进入另一极端。作为家长,首先要了解自己的孩子,再因材施教。毕竟,孩子接触到的第一个“教师”,不就是宝爸宝妈们嘛。

责任编辑:admin
本网登载的内容版权属淮北新闻网所有。未经事先协议授权,任何个人及单位不得转载、复制、播出或使用。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