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天下 >

第46章 大婚

  高诚完,苦笑一声,继续道:“阿父,如今下百姓,深受灾,流离失所。吾义兄傅燮又从华阴传来消息,下恐有战事发生。”

  “战事孩儿并不担心,无非就是些许宵作乱。唯独,战事一起,孩儿怕是又要四处平叛,与冀县姜家的婚事,只会越拖越久啊!”

  “何必担忧,吾等便是往洛阳一番,又能如何?”为质总是一件不让人开心的事情,毕竟生死大权掌于他人。高卫亦是如此,可依旧肃然道。

  “吾儿有今日之成,为父并未料到。但为质一事,为父心中亦有准备。汝母亲那边为父去,过几日为父便遣人走一遭冀县姜家!”

  自己前生哪有什么行商经验,再了,耳睹目然的那些现代商业自己都不清楚,更别提用了。至于玻璃什么怎么造的?

  高卫着急,姜家更是着急。四年前订的亲,谁也没想到高家老爷子故去,一口气又拖三年之久。自家大女如今都已经双十年华了,幸得早早定亲,不然别人还不知道怎么呢。

  而后的十余,高家就开始大买特买,见到什么东西都要买些。婚礼之用的红绸、红布、食材等物更是成车的往家里拉。

  这一幕,看的高诚两眼直翻!这可都是钱啊,老子在这家里生活了二十一年,才知道自己是超级富二代啊!

  早知如此,自己之前何必去江夏、去益州,老老实实混过黄巾起义。骤时,再掏钱买个一郡太守什么的,不要舒坦死啊!

  高诚驾着高头大马,身披玄绸,面上挂妆,反倒失了那英武之气,成了一油面生。手中抱一铜雁,怀间还塞着迎亲书。身后更有鼓乐、仪仗、彩车等,相连里余。

  蹲点的仆人在城门口看到迎亲队伍回归,急忙跑回高府禀报。高家二老一身喜庆,尤其在得到迎亲队伍归来时,高母更是失了方寸。

  高诚刚听到时,也是一阵发懵。最终,拗不过旁边附喝的家伙,只好倒着进入洞房,走两步便扭头看看。旁边的姜纾,看着郎君这一幕,更是颦颦不断。

  自己该怎么回答,本来以为还是那套三拜之后入洞房,挑完盖头,喝交杯酒,然后就可以那啥那啥了。于是乎,老爹找人教自己这一套程序的时候,自己还信誓旦旦的早就知道了。

  “真的...真的要吾亲手束上?”高诚猛咽了一口口水,看着那柔顺的发丝,垂于细肩,为难男人啊!

责任编辑:admin
本网登载的内容版权属淮北新闻网所有。未经事先协议授权,任何个人及单位不得转载、复制、播出或使用。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