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天下 >

第11章 传说

  疼痛在匕首插进脖子那一瞬间,烟消云散,李庆喜的意识在忽然之间恢复。秦封感觉到了异常,后退一步,重刀回拉,明显要置人于死地!李庆喜明白他的用意跟着刀一起移动,秦封没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,抬脚就朝李庆喜的面门,心想,看你还不死?

  李庆喜飞了出去,在半空中,看到那把插进自己脖子的刀化成了粉末,晶莹剔透,时光像是在身边倒流,李庆喜看到自己的前半生,一个个定格的画面飞快的在眼前流动,就连那些早已经忘记的事情都历历在目。

  上初中的时候,离家远,又是一个人,虽然不至于经常被欺负,但是遇事总要自己一个人默默的扛,因为身体瘦弱的关系,遇见不公平的事情,基本上每次都是忍气吞声,初一期末考那天,借同班同学的篮球在操场玩的时候,被一个高年级的痞子拿走了,当时,一颗篮球的价格是他一个月的生活费,于是他鼓起勇气要拿回自己的东西的时候,直接被扇了两巴掌,在人群中,他没有还手的勇气,可是在心里,他把那小痞子已掐死了几百遍!恨!让他在心里默默的发誓,总有一天,我要让你后悔你妈把你生出来!

  关于那件事,以为这就是结果了,却没料到,借给他篮球的同学就要自己的那一颗,在新学期开学的第一个月李庆喜省吃俭用买了颗新的篮球,还回去的时候,那位身材比自己魁梧很多的同学拿篮球砸他的脸,并威胁说篮球收下了,还要钱。于是在整个初二,他都在为那一颗篮球还债,并且不止一次遭人毒打!

  好在,自始至终李庆喜都是那种对事不对人的人,要不估计早恨透了这个世界,恨,也只是恨那个拿了篮球的痞子!

  如此乐观的人,对于仇恨,有着相当的淡忘功能,即便那时候恨之入骨,随着时间的推移,渐渐的也居然忘记了,就算是依稀记得,也只是记得曾经想让一个人生不如死,至于具体原因都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!

  现在,这件事情完完整整的在李庆喜的脑海里完美的再现一次,就如同重新经历,那时候懵懂无知,现在看来,小孩子瞎闹而已,不至于那么恨了,甚至都谈不上是恨。同学之间的磕磕绊绊再正常不过,这些年过去了,李庆喜初中毕业后就在也没有见过那几位同学,事实上是杳无音信,他相信,就算是再见面,同学们一定会怀念那时候的一切!包括那不了了之的仇恨。

  豁然的开朗如同乌云散去,阳光普照,一股奇异的暖流从脖子瞬间弥漫全身,那一瞬间,李庆喜看到不远处,一个好奇的女生,以及一个两眼放光的中年男子!

  当然,平静只是在李庆喜的眼中,下一秒,就见中年男子战意暴起,从半空拉出一把长剑直冲李庆喜的胸口,“小子!你的心,是我的了!”

  李庆喜嘴角上扬,露出一个灿烂的笑脸,“来拿啊”说话间,剑刺进了胸膛。持剑人秦封明显没有料到会如此轻而易举,眉头一皱,另一只手成爪伸向李庆喜的脖子。

  秦封相信自己可以把手心里的这个人战胜,或者如同蝼蚁般捏死他!可是,他仍然情不自禁的奇怪,为什么在刚刚那么一瞬间,他有了那么一丝丝的怯意,那种感觉他已经很久没有过了,是老了吗?还是……

  被举在半空的李庆喜,眼神里没有被剑刺透的痛苦,甚至没有一点疼痛的表情,只有平静,像是爬在草丛里观察蚂蚁的小孩。之前疼痛的汗水浸透了头发,湿漉漉的黏在脸上,就这样平静的盯着秦封。血,滴在地板上,滴答……滴答……。

  李庆喜那副平静的面孔下方此时留着一截突起的肢体,那是秦封速退后留下的胳膊,显得无比的诡异。血,从秦封的肩膀喷了出来。

  随着声音入耳,李庆喜已站在了秦封的身后,那一瞬间留在李庆喜脖子上的胳膊化成了粉末,整个玉清府都在颤抖。

  秦封没有预料到会这样,事实是李庆喜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总之,杀意如火山般往外喷!只有一个念头,死!下一个瞬间,李庆喜手起如刀,就要劈在秦封的脖子上,却见,身后飘起一抹绿色如烟环绕李庆喜的周身,少女的裙角无风自动,左手捏着右手的手腕,右手成抓正在释放着绿色的“烟”,表情痛苦。

  少女退在角落里,眼光飞速跟着两个残影在整个玉清第二层闪来闪去,几个回合过后两人定格,李庆喜两条胳膊上的袖子早不知去向,透红的胳膊如刚刚烤过的猪蹄散发着蒸汽。秦封更惨,血几乎染遍了全身,大口大口的喘气。

  李庆喜盯着秦封似笑非笑,周身戾气暴涨,转眼出现在秦封身后,手刀就要落在秦封的脖子上,只听见少女一声娇喝,“收剑!”

  李庆喜又停钝,瞬间恍惚,只见秦封手里的剑如玻璃般震碎,身前凭空砸下一面镜子,足足一面墙那么大。三人瞬间出现在了对面,李庆喜抬眼,秦封闪离李庆喜的攻击范围。

  面对眼前的自己,李庆喜先是错愕,然后凝视,被汗水黏在脸上的头发,淡然的眼神,惨白的脸,脖子下那一片红泛黑的血,慢慢歪了脖子,终于脸上变成疑问。

  再抬眼看镜子中的少女,少女一愣,伸手护住身后的秦封,慢慢后退。李庆喜转身刚要开口,只见两人身形开始变淡,就要印进墙里。

  这一扑直接跌出了墙外,李庆喜抓空不说,直接摔在了地上,这二楼虽说没有多高,毫无征兆的摔下去,五脏六腑都如被捅了一拳,一口血喷了出来,站在不远处背对李庆喜的少女和秦封都微微一惊,从前面的表现来说,怎么也不会摔的这么夸张啊。

  秦封见是机会,举剑就刺,少女警惕拉了一把,定睛看了一眼李庆喜,“走!”说着拉起秦封消失在了李庆喜的视线。

  从刚刚看镜子的时候李庆喜就已经恢复了理智,刚想开口,就见要走,情急之下扑了过去,没曾想直接跌出了这把自己快困疯了的牢笼,还没来得及高兴,就摔的一动不动,爬在地上半天都回不过神,刚刚的杀意根本就不是自己,准确的说,李庆喜完全控制不了自己。要说失去意识吧,自己倒记得一清二楚,要说没吧,浑身冒汗,这哪儿是自己?那闪来闪去的身形这会儿别说做,想都跟不上。

  闭眼缓了半天,李庆喜这才挣扎着坐了起来,伸手摸了下脖子和胸膛,没有了伤口,只是两条胳膊如被水煮过一般,通红不说,钻心的疼。不管怎样,比前面舒服多了。

  想起小花,内心不由得冒出一句“这狗日的小花!”踉跄起身,一时间不知道从哪儿回去,这算怎么回事?想想就像是在做梦,要不是耷拉着的两条胳膊,真想甩自己一个耳光,打醒了好去吃饭。

  兜兜转转了差不多快两个多小时,李庆喜又泄气躺在了地上,这他妈刚刚走出一个牢笼才发现还在一个更大了笼子里,因为,走来走去,又兜回了原地,没错,抬头还是这玉清府!

  李庆喜躺在玉清府门口的阶梯上看着天,想着想着哭出了声,“这他妈是哪儿啊?”这会儿他那间租来很久的破屋子显得格外的奢侈,更不敢想那千里之外的家,本来觉得这几天的经历让自己强大了很多,最起码在心理上,这会儿才发现,正常的他原来还是这么容易崩溃。明天还要上班呐……。

  忽然想起门口那几个字,张百忍?再看眼眼前这楼,玉清府?“玉皇大帝!”李庆喜跳了起来,心砰砰的跳,如果没记错,不知道在哪儿看到过“张百忍”这几个字,说是玉皇大帝的真名。“难道我已经死了上了天宫?”李庆喜问自己。呸!呸!连吐两口,“乌鸦嘴!”李庆喜这样想。可这些确实是神话中的事物啊,难道真如传说?

  “小花……”李庆喜扯着嗓子喊了一声,隔半天听到一声回声,这座城比他想象的还要空旷。“小花!你给老子滚出来……”

责任编辑:admin
本网登载的内容版权属淮北新闻网所有。未经事先协议授权,任何个人及单位不得转载、复制、播出或使用。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0